沈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玄天战尊 132.第132章 明争暗斗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玄天战尊 132.第132章 明争暗斗

“滚!立即给我滚开!”要不是如兰就在这里,吴剑一定会直接出手的。

“你叫谁滚啊?大爷的,不要摆着这样一张臭脸。就算你不这样,别人也知道你是坏人。”奇怪的是,一向不敢惹麻烦的胖子,此时竟然挺直了腰杆,和这被人称誉为“二十年一遇的剑道天才”抬杠了。

胖子当然不是突然开窍了,更不会为了博美人一笑而打肿脸充胖子,虽然他已经很胖了。

实则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灵城来了太多的强者,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总是会发生矛盾的,如此免不了会让灵城陷入混乱。

所以,那名大管事颁发了一条律令:任何报名参加比赛的人,都不可以在灵城之内出手,否则取消比赛资格。

胖子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啊,笃定这骄傲的小子不敢动手。

“我再说一次,滚!”

吴剑从小便是天才,从小便被人给捧上了天,自然没有受过这样的气,眼睛死死盯着胖子,身上的玄力爆发,整个身子都被光芒围绕期间,简直怒到了极致,咬牙切齿才没有直接爆发。

胖子见状,立即就萎了,连忙躲到了韩宇身后。

韩宇也有点生气了,这家伙实在太过于骄傲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韩宇站了起来,眼睛盯着吴剑,说道:“你凭什么叫我们滚?大叔,你哪位啊?”

吴剑气得直磨牙,要动手了,藏在空间戒指内的飞剑,一下子飙射了出来,在他全身各处急速飞翔。

“吴剑师兄……”若兰皱着眉头看向吴剑,这一眼当真是我见犹怜啊,天下间能在这样的眼神中依旧强硬的男人,简直就是没心没肺的死人了!

吴剑自然也是男人,所以他自然也就收起了战剑。

不过,看向韩宇的眼神依旧满是杀气,吴剑说道:“看在我若兰师妹的份上,今天我就绕了你,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韩宇却不生气了,反而笑了起来,眼睛看向若兰,好不暧昧啊,仿佛人家和他有什么奸情似地,继而才看向吴剑,神色也随之一凝,说道:“谁是你的若兰师妹了?谁要你给面子了?你的面子多少钱一斤啊?说说呗。虽然我穷得裤裆穿洞,或许我还是能买上几斤呐。”

韩宇这话不可不谓不损啊,谁听了能不生气?

韩宇就是要这家伙生气,他就是看不惯这家伙自己的倨傲。

闻言,吴剑刚压下去的怒气,再次升腾了起来,飞剑再次从空间戒指中飞出。

“你敢!你想被取消参赛资格吗?”胖子发现吴剑的杀气很重,是真要下定决心杀人了,连忙抛出杀手锏。

吴剑瞪了眼胖子,而后冷冷一笑,说道:“无胆匪类,我就知道你们仗着这规矩才敢来挑衅我。哼!我现在不杀你们又如何,等大赛结束之后,我也一样能杀了你们!”

韩宇不再笑了,板着脸,说道:“不用等大赛之后了,我也报了名!”

“好,很好!到时候别弃权!”吴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自然!胖子,坐下,我们吃饭!”说着,韩宇一股脑坐了下来,旁若无人地大口吃了起来。

吴剑气得全身直颤,有了刚才的约定却不好再动手了。

韩宇见状,嘴角一翘,夹了一筷子青菜,递送到了若兰的碗里,笑嘻嘻地说道:“若兰师妹,来来来,我们吃饭,你多吃点青菜,对肠胃好。”

韩宇这一动作别提有多自然,有多暧昧了,简直就是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动作。

若兰见状,眉头不由再次轻轻皱了起来,贝齿轻咬红唇,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哼!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吴剑将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才忍住要当场格杀韩宇的冲动,冷冷说道。

韩宇却不为所动,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吴剑的声音一般,依旧笑嘻嘻地不断往若兰碗中夹菜。

“若兰师妹,我们走,有这样的人在的地方,不适合你。”说着,吴剑来到了若兰身旁,拉起了若兰的手。

若兰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

人家都说女人皱眉很不好,会显老,但若兰的这一皱眉,却又别有一番风情,竟然也能美得一塌糊涂。

韩宇见状心头不由也是一颤。

继而,韩宇将筷子扔了出去,扔向了吴剑拉着若兰的手。

两根筷子便是两道飞剑,要切断一切!

吴剑感觉到了危险,不能不将手松了开去。

“你!”吴剑大怒,

“你什么你?你这家伙还知不知道羞字怎么写?别人都不愿意你拉着她手了,你还死皮赖脸做什么?难道你是狗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自尊心?你还是不是男人?”

“呵呵……”吴剑气极反笑,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又算什么东西?我和我师妹之间的事情干你何事?你这癞蛤蟆,不要再想着天鹅肉了,我师妹是连正眼都不会看你的!而且,你很快就会死了。”

“哦?”韩宇故作惊讶状,而后说道:“我是癞蛤蟆吗?嘿嘿,如果真是这样,天鹅肉,我是吃定了。”

说着,韩宇看向若兰,说道:“若兰小姐,我要在这里向你表白。当然,我会这样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位仁兄,如果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我,我是没有勇气向你这样美丽的姑娘表白的。

既然这样厚颜无耻的人都敢亲近你了。我想我也应该提起勇气才对。

若兰,我喜欢你。我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若兰不由愣在了原地。

她天生丽质,从小便是众星拱月一般的存在,身边无数男子围绕期间,但那些男子哪敢向她做出如此行为啊?看见她的那些男子,无不都自惭形秽,别说表白了,就只是靠近自己都觉得困难了。

就算是吴剑这样高傲的男子,也只是隐隐透出了爱慕之心而已。

所以,若兰哪里遇见过这样的情形啊?

当即,若兰心如鹿撞,一张脸微微泛红了起来。

“这是我的定情信物,代表了我的心,还请你好好保管,有朝一日,你若觉得我合适,便将它交还与我吧。”说着,韩宇从空间戒指抽出了一个发簪,强塞到了若兰手里。

这发簪熠熠生辉,显然不是凡品。纵然众人都是名门大派的弟子师承强者,却还免不了微微咂舌。

继而,在众人的注视下,在吴剑都要滴出血来的凶狠目光的“欢送”下,韩宇向着若兰眨了眨眼,便拉着胖子离开了。

韩宇走后,若兰痴痴地看着那发簪,久久不语。

她还从没遇见过这样的男子,竟然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说话,便表白,甚至还送了什么定情信物,这……这对于若兰来说实在太疯狂了。

所以,她的一颗芳心也不由为此而颤动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将这发簪收进了空间戒指。

见状,吴剑真恨不得当即抢过若兰手中的发簪,狠狠将其摔坏,心中对于韩宇的憎恨到了极点。

另一边,韩宇和胖子出了酒楼。

“刚刚那发簪我怎么那么眼熟啊?”胖子说道。

“谁知道啊?”韩宇含糊其辞。

两人又向前走了一会,胖子陡然停住了脚步,瞪起了韩宇,“那发簪是我的!”

韩宇快步向前走去。

一直在勒索敲诈,人见人怕的胖子,当即向着韩宇扑了过去,大叫道:“大爷的,我要和你拼了,竟然拿我的东西去泡妞!”

……

如此这般,韩宇又回到了院子里,开始了闭关修行,准备迎接三天之后的大赛。

而这三天之内,韩宇也确实没再遇到什么麻烦。似是一切又回到了风平浪静当中。

但却真的是风平浪静了吗?

时间稍稍往回几天,回到黄百业再次被韩宇踹飞的那一晚。

当听完黄百业的述说之后,黄图那叫一个愤怒啊。

当时,黄图就准备亲自带领黑武士去将那个可恶的该死的韩宇给碎尸万段的了。

却在这时,大管事来了。

那天晚上,大管事和黄图争吵了起来,差点大动干戈。

其原因自然是因为韩宇。

虽然和韩宇只有一面之缘,但大管事却很是欣赏韩宇。特别是在听到韩宇两次踹了那可恶的黄百业之后,大管事对于韩宇更是爱护得很。

所以,深深明白黄图性格的大管事,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马上来找黄图了。

但两人却谈不拢,任大管事如何劝说,黄图却还是一意孤行。

“黄图,韩宇这个人你绝对不能动!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城主回来,我会将一切禀告城主,包括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大管事在临走前和黄图撕破脸了,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黄图阴沉地看着大管事,眼露杀机,根本就没想过就此放过韩宇。

不过韩宇能活到今天,中途没有受过任何攻击,自然是因为黄图没有动手了。

那一晚的后来,黄图迎来了两位贵客。在和那两名贵客密议了一番之后,黄图便暂时放弃了对韩宇的攻击。

因为,黄图觉得和那两名贵客的合作相比,韩宇就算个屁,根本不值一提。另外,虽然黄图不是很在意大管事,但却也不想为此而惹上这个麻烦。

如此,韩宇才算是逃过一劫。

不过,这一劫却也不远了。

在韩宇和吴剑发生争执的同一个晚上。

黄图的某个部下将两人发生的争执告知了黄图。

于是,黄图的嘴角不由就翘了起来,轻声说道:“臭小子,这么不知道收敛吗?我还打算暂时放过你了。既然你硬要出风头,那我就让你死去吧!”

“来人啊。”黄图大叫了一声。

之后,两名黑武士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让那名叫做韩宇的人,在第一轮比赛的时候,和这人,这人,这人相遇!”

吩咐完之后,黄图的嘴角又翘了起来,满脸杀意。

敢和我斗?我动动手指就能玩死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