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p]九龙诛魔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赌一把[-p]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7月13日

九龙诛魔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赌一把

与之相反,面对两位天气境强者坐镇,四十位地气境强者的围杀,仅仅地气境的两人,硬生生的从莺雨楼逃脱,这无疑给了两大势力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不由让得乱魔城之内与剑门实力相当的势力看起了笑话,心中窃喜,

消息传开,两大势力的高层震怒,与此同时,派出宗门的弟子不惜一切代价,誓要将宇枫等人铲除,

……

苍穹之翼展开,遮天蔽日,那般硕大的上衣施展开來速度惊人,然而无论是高阶灵器之内固有的反噬力量,还是那等灵器消耗的力量,都是如今疲惫的宇枫不能够承受到,掠出莺雨楼沒过多久,整个乱魔城之内,到处充斥着,乱兽宗,剑门的弟子,四处搜索宇枫等人的下落,在两大门派眼中,宇枫已然成为了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让宇枫逃脱恐怕日后,两大宗派有的受了,毕竟那潜力可是让得寒意亦或是萧蛟都是头痛的人,

此子不除,他日必留后患,所以,当消息传出之后,两大宗派的弟子可谓是倾巢而出,挖地三尺也要将宇枫铲除,

乱魔城的一个角落之内,因为莺雨楼的交战,大多数城内的强者纷纷前往莺雨楼,飞出一段时间之后,体内躁动的力量上涌,加上透支的力量消耗,终是让得宇枫忍不住,身体无力的倒下,展开的双翼,迅速收缩,那身影自虚空坠落,下方则是一片荒凉灌木丛,然而宇枫却是知道,这里依旧是乱魔城的范围,只是……

虚弱模糊之间,奋力转过身,苍穹之翼托起娇弱的两女,早已吓坏的两女白静的一些亲戚朋友已从老家沈阳赶到北京怔怔的被那宽大的羽翼拖住,而背在身后的林克也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被宇枫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拖入了苍穹之翼上面,

“咚~,”尽管坠落途中,有着不少尖锐锋利的灌木树枝阻拦,但宇枫的身体依旧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清晰的痕迹足足有着三尺深,灰尘渐起,很快苍穹之翼宛若羽毛一般轻轻飘落,三人无事,只是宇枫……

这一仗他们败了,而且是彻彻底底,丝毫沒有还手之力……

琴韵率先反应过來,尽管美眸之内彪着热泪,黑袍滚落,将那天地失色的容颜展露在小叶的面前,不过此时,早已沒有心思管琴韵是男是女,热泪滚落,宛若断线的珍珠线一般止不住的流淌,梨花带雨,伤心的模样令人心碎,看着深深镶嵌在大地,身体之上早已血肉模糊的伤痕,更是难以平复心中的情绪,一下子乱了心神,对于这个队伍來说,宇枫可谓是绝对的主心骨,

小叶回过神來,也是急忙从苍穹之翼上跑出,來到宇枫面前,俏脸悲伤,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只是……

不过好在宇枫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势,但那微弱的呼吸,却是显示着宇枫仅有的一丝生机,这也算是让得两女唯一宽慰的了吧,

“嗡嗡”

碧绿的苍穹之翼发出嗡鸣的声音,顷刻之间便是化作一点绿芒最终进入到宇枫的储物袋之内,

身体虚幻的林克微微恢复了一丝的神志,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吃力的站起身來,皱着眉头,暗中咬着牙关缓缓來到宇枫面前,如今的他也是极为的虚弱,虽是有进入沉睡的状态,不过如今宇枫重伤,剑门,乱兽宗追兵在即,自己身负重伤,就连强悍的小豆子也是因为消耗过大,钻入宇枫的储物袋内沉睡,脸色复杂,怔怔的望着那满身伤痕的宇枫,一时间也是一片茫然,

“老东西,他怎么样,”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阴沉着脸,低声问道,

“应该沒有事,他体内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正缓慢修复者重创的身体,不过恐怕需要一些时间,以你们目前的处境,恐怕……”紫竹枫沉吟一声也是凝重的说道,

“乱魔城的那几个,你沒把握,”想到之前便是极为窝火,即便一向平静的林克,也是极为的恼怒,想了想问道,

“寒意,萧蛟那等层次的强者,以我目前的状态两人联手,我们顶多是个平手,但两大势力之中可不是仅有他们两位天气境高手了,”顿了顿,紫竹枫摇了摇头道,说出自己心中的忧虑,

闻言,林克阴沉的脸庞也是闪过一丝的失落,原以为将希望寄托在紫竹枫身上,不过现在看來……

作为手中最后一张王牌,林克经过再三犹豫终是沒有让紫竹枫现身,若是将自己全部的底牌亮出,恐怕将会再无反击机会,这一点,纵然身临险境但林克依旧可以保持头脑清晰,这恐怕也是宇枫就算重伤,也不愿紫竹枫出手的原因吧,给自己留张底牌,让他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与敌人最后一击,

望着四周,屋舍林立,道路与灌木丛相交错的四周,幸好沒有注意到自己等人,否则不知道又会生出多少的麻烦,也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林克心中也是清楚,相信要不了多久,两大势力的追兵便会搜索到这里來,一旦被其发现踪迹,恐怕也就……

“谁,”猛然之间,眼眸中杀意森然,一股极为不弱的气息出现在四周,虽然看似沒有恶意,不过已然陷入险境的林克却是顾不了那么多,锐利的目光爆射而出,最终锁定着不远处的灌木丛之内,

两女也是被突如其來的声音吓了一跳,以为是两大势力的追兵,试图将宇枫的身体扶起,但……不过那道声音显现之时,两女却是不由吓了一跳,见状,即便林克也是皱着眉头,手中气息滚动,浮现在手掌之上,警惕的望着那道显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莺雨楼的吴茵,

“你來干什么,來抓我们的,”疑惑一声望着那尤物千姿百媚的身材,其无可挑剔的脸蛋,足以魅惑众生,地气境九重自觉与Cammi同病相怜。拍拖时要求多多的气息缭绕,不过林克却是感受不到吴茵的敌意,这才将心头的杀意压制下來,不过那种警惕却是一丝一毫沒有放松下來,

轻咬着红唇,林克冰冷的神态让得吴茵那俏脸之上浮现一抹怒气,深吸一口气被强行压制,目光如炬,注视脸色平静林克,良久终是说道“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傲气的资本,老娘愿意收留你们,不想死的给我來,”

目光疑惑,然而林克的脚步却是站立原地不动,就连琴韵两人也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怎么说吴茵也是莺雨楼的人,犯不着为了他们对抗莺雨楼,只是……她这般,本有机会通风报信,却是收留自己,这一点即便换做林克也是猜不透,

脸色复杂,林克陷入沉思之中,沒有答话,

“现在的你们还选择的余地么,”冷笑一声,那种高傲的抬了抬下巴,一种不屑的眼神放射出來,略显讥讽的说道“不要问我为什么帮你,我只能说老娘乐意,爱信不信,”似乎也是察觉到林克等人眼中的不信任,旋即吴茵双手抱于酥胸之前,嘴角扬了扬,不屑一顾的说道,

“难道你不是和莺雨楼一伙的,”林克似笑非笑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顶多一个时辰,剑门,乱兽宗的强者便会搜索到了这里,到时候……你们就是瓮中之鳖,任人宰割的羔羊,”丝毫沒有留情,吴茵冷冷的说道,

闻言,林克也是不恼,灼灼的目光锁定着吴茵的美眸,两人对视片刻,那种强大的逼迫气息令得吴茵不由心中阵阵发寒,强忍后退的念想,方才堪堪站定身体,不过躲闪的目光还是显示着其对于那锐利目光的害怕,

“好,”点了点头,林克松了一口气,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道,话落,莫说琴韵,小叶两女不解,就算是吴茵脸庞上也是涌现出一抹的不可思议,

愣了愣,良久方才反应过來,

内心叹了口气,望着面前的吴茵,林克心中自然也是复杂万分,但是有一定手段,林克也是不愿冒着个险,但一切正如吴茵所说,如今自己等人的确是如瓮中之鳖,甚至沒有一丝的主动权在手,目前最关键的便是躲过两大势力的搜索,回复实力那般就算是脱身也不是难事,

不过若吴茵心怀鬼胎的话,恐怕也是羊入虎口,不过对于已经沒有选择的林克等人來说,或许这一次相信吴茵算是一次赌博了吧,若是赢了,将会脱险,若是输了恐怕几人沒有一个人能够保全,宇枫重伤昏迷,林克也是不得不担当起这个抉择的重任,这一次他选择赌上一把,

前壁心肌梗死
宝宝拉肚子吃什么水果
宝宝肠胃受凉了怎么办
猜你喜欢